当前位置:陆翻书屋网 > 时空穿梭 > 三千纪元

第二话:苏醒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公子,您终于醒了。”一阵温柔细腻而清新娇美的声音悠悠在耳畔环绕着。

“我...我这是怎么了,你又是谁?我这是在哪里?”一个青年男子迷糊地用手背撑了一下额头吞吐地说道。

“公子不必担心,小女子只是一介民女,未曾可伤公子之身,不过您那天不知何缘故出现在了我的屋顶上,而碰巧那时家父正在屋顶上浇淋花草,听见一旁突然发出异响便过去探查,后来公子就被家父和我抬回了屋中,那时你一直是昏厥不醒的状态,直到现在才苏醒过来了。”这个女子的声音如莺声燕语般悦耳令人陶醉,又如娟娟泉水般美妙沁人心扉,使男子一时间忘却了所有烦恼和顾虑,只顾得聆听此声而呆坐在床上。

“父亲,您来了,先前昏晕的那位公子醒了。”女子回首向后面的一位中年男人说。

“嗯,我知道了,清浊,你先回浴房取来热水和新的手巾给这位公子擦拭一下吧。”一位面目端庄祥和,半白苍髯蓄耳,身着素色长袍的中年男人对面前的女子说道。

女子点点头,转身出门去。看样子这个中年男人就是女子的父亲了,不得不说父女俩都是气质极佳的人呢。

“在下花云天,为这福女村的当任村长,阁下先休养好身体,别再动伤了筋骨,至于阁下那天落在我家屋顶的事...待会儿再慢慢道来吧。”中年男人走到床榻前,庄重地对半躺在床上的男子说。

青年男子没顾得回应花云天,只是揉了揉眼后慢慢地坐了起来,当他看到周围不熟悉的一切时,脸上尽是惊讶的神色。

“这...难道这就是时空穿越?我之前是怎么...”他心里不禁十分疑惑。

而正当他要想起什么事时,头脑竟传来阵阵难以忍受的裂痛,使得他一下子捂住了头,他的脑中似乎有什么东西在潜伏着一样,剧烈的痛感也从脑中四散到全身去,而胸口更是尤其灼热难顶。

花云天见男子此状立马将他扶到棉枕上,并且向门外焦急地传唤着。花清浊听到喊声立即把热水捧了过来,随即将手巾用热水浸湿,然后把轻轻地手巾敷在了男子的额上。男子被热水湿润了头后瘫软地躺在床上,双瞳挣得异奇的大,全身都被热汗浸透,口中艰难地呼吸着粗气。

花云天发觉了男子表面的症状虽然看起来像是一般的感冒发烧,但仔细端详后却发现远远不像表面的状况那么简单。

“阁下目前的病况,怕是没那么容易就能解决,在下曾在十多年前的一天听闻西北的白牛国有一个人也出现过相似的症状,据那天的目睹者称他也是与阁下一样突然就出现在屋顶之上,并且他出现的那时天上还有一种极为异奇罕见的天象,只是不知道那人后来是死是活罢了”。花云天意味深长地讲着。

“你...你还记得那个人是谁吗?...他是不是叫李玉田?!”男子虽然身体极度虚弱,但听见花云天的这一番话,竟直坐了起来冲他大喊着。

花云天见他如此激动,心里不禁生起一丝疑惑。花云天安抚了一下他的情绪,然后把手放在他的胸脯上,将衣扣解开到胸口处,解开后只见男子胸口赫然嵌刻着一颗淡紫色的珠印和八个浅白的珠迹!

“父亲,这些是什么特殊的标志吗?”一旁的花清浊低头仔细地观察着那些奇怪的印迹,不解地问。

“这些是九星异元印,是天界大星君的标志,除非是三界六道发生了很严重的错乱,不然这些印记是不会出现在任何人身上的,看来这位公子就是被天神选中定夺世间均衡与否的神使,只是不知道这对他来说是福还是祸......”花云天略有介怀地答道。

“可是我们的这个世间本也不算太平,而以这位公子现在目前的状态又怎能凭一人去改变天数呢?”花清浊无奈地摇摇头说道。

花云天从床上站起来,原地站着迟疑了一会儿,但最终还是转身拿起房中书台上的笔,在纸上写了几行字,然后将纸张折叠起来递给花清浊并对她说:“你现在就到老洪叔的药馆上,把这纸上的药材给他看,让他点药给你,记得速去速回,到时候回来我再找炼药师炼化,不过能不能救活这位公子,就全看命数了”。

花清浊不敢迟疑,将纸收入袖中拿起药篮便匆忙走出了屋门。而床上的男子愈发面容扭曲,全身热汗冒个不停,不过看起来他似乎正在慢慢适应着这个状态,心跳和喘息也开始慢慢地平复起来。

花清浊匆忙地走在街道中,只想快点去到医馆上拣药回去救人,却没有注意到路上来来往往的行人,她一个不留神就撞在了一个长得五大三粗的糙汉子的背上,她撞到人后不由得后退了几步,而那个糙汉子被吓了一跳后立即怒形于色,一开始汉子本想撸起手袖就给撞了他的那人一顿暴打,但他看到花清浊那楚楚动人的容貌后竟然有些“怜香惜玉”了。

“小美人儿~你这下可把虎爷我撞的不轻啊,怕是五腑六脏都被你撞得东倒西歪的,出于公理况且大家都有眼看着了的,怎么说也得返给我一些补偿吧?啊,你说是不是呢?”汉子面露贼笑,一步步靠近花清浊,他将手指抵在花清浊的下巴然后轻轻抬起,当他看到那完全的盛世美颜时心中更是喜悦至极。

周围的村民无一不知道这虎爷是存心要找茬挑事都想上去帮那姑娘,但没办法啊这虎爷乃是这方圆几十里的一个有名恶霸,这些平头百姓再怎么样也斗不过这些达官显贵和横头恶霸的,而且官府又不太管这些小纠纷,反正都是谁有钱谁强势就他说了算,所以大多数群众都只是敢怒不敢言的。

虎爷看到周围竟然没有一个人上来“伸张正义”时更是放肆狂妄了,索性直接伸出那双肥大的手就向花清浊抱去,花清浊往后一躲,让虎爷扑了个空。

“这位大哥,方才撞着您确实是我的冒失,小女子就在此给您道歉了,但我还有要事要做,希望大哥能先让我从这过去,要是真有什么大碍的话,我手上的这条手链就先抵给你去换医药费,到时候我再来赎回去,您看这可以吗?”说完就将手上那银闪闪的链子取了下来放在手心上。

但虎爷哪里管她那么多,他只是一心想调戏这位美人儿罢了,况且他也不是缺钱的人,所以他根本没理会花清浊的劝说,反而不依不饶地扑向她,而花清浊确实是没法再拖延救急的时间了,便直接无视了虎爷向前迅速地跑走了。

虎爷见几次没得手就转喜为怒,干脆命令待在他身边的几个小流氓去把花清浊抓来,毕竟花清浊只是一个普通的民女,她肯定是跑不过这些整日无所事事、游街穿巷的流氓们的。

而就在几个小混混快要揪住花清浊的衣领危急时刻,在街道的上方却突然传来了一道穿云裂石的喊声。

“臭流氓们,撇开你们的咸猪手!”随后天空中有一个白色的身影迅猛地砸到地上,地上顿时扬起一大片尘土,吓得周围的村民都躲闪到一边去。

而带头的那个流氓胆子确实要大些,竟无所顾忌地走到那片尘土里,不过他前脚刚一踏进去,后脚就不知道被什么东西重重地砸了一下,整个人横着飞出去好几米远,直到撞到一面城墙才得以停了下来。

就这一下,当时就把在场的所有人给吓住了,那几个小流氓更是大气都不敢呼一下。等尘土散去,站那里的是一个长相邪魅却面如冠玉、剑眉星目、鼻若悬胆,身材高约八尺还带了点痞气的青年男子。一旁的人虽不知道这人什么来头,但从他的面貌看起来就不像是好惹的主。花清浊看到他不禁吃了一惊,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臭小白脸,你是什么来头?也不看看你打的是谁的人,你是真当你虎爷不发威是猫爷吗?在我地盘上做出头鸟,你得好好自己掂量一下自己的斤两呵!”那虎爷看见自己的手下被打得屁滚尿流,当然是碍不住面子要上前出手的了。

男子抿嘴一笑也没回应那虎爷,只是将花清浊推到自己身后,然后随手从地上拾起一块砖头就往上冲去。虎爷还没弄清楚啥状况呢就被男子一板转钉在头上,当时他头上就血流个不停,鲜红的血液从额头顺着脸廓滑下,当虎爷两眼一瞄发现自己被打得“红运当头”时,才“哇”的一声大叫出来。

虎爷作为一个恶霸,居然被一个无名小辈打成这样,那肯定是论谁谁都不能够不起火的。虎爷见自己在平日里被他欺凌的村民面前颜面扫地,不由得恼羞成怒起来,此时他心里正是怒火中烧,恨不得将那打他那小子千刀万剐,所以他想都没想就从腰间抽出一把大朴刀要上去和男子对干。而男子也不甘示弱,继续手持大砖头要与虎爷一分高下。

虎爷毕竟是混江湖的人,经验还是相对老道的,与那青年男子没过几招就将他撂倒在地,但老江湖也是有弊处的,身体机能和反应速度完全跟不上正直壮年的男子,所以男子在地上一个翻滚抽冷子就对着准虎爷的膝盖又给了他一板砖,虎爷疼得“呀呀”直叫,连虎爷这种彪形大汉都受不了这般敲打,可见那男子的手劲不是一般的大。

而正当虎爷的刀子准备在男子的头上落下时,男子又是一个躲闪,借着虎爷那蛮劲将手往上一抵,然后向着虎爷用力的反方向一推,“啪咔”一声虎爷的朴刀应声落地,他的胳膊也发出清脆的骨折声。虎爷顶不住这种疼痛,就急得四处乱窜起来。

“哎哟,我的妈呐!没想到这小村庄里还有这般拳脚的小子,今日不找机会跑路,怕是脱不了身了。”虎爷看见这局势心里开始暗自叫苦。

站在一边的村民们看到这精彩的打斗画面也忍不住大声喝彩,心里对有人教训了这蛮横的恶霸而感到大快人心,每个人都纷纷对着那虎爷是唾沫直喷,瓜菜狂扔,难得有人替他们出了一口恶气哪能放过如此好的机会?

“你小子给老子我留下名号,老子我今个儿记住了,以后别让我看你,否则让你死十次八次都不够解我心头恨!”虎爷拖着几个手下连滚带爬地走了,走时还不忘回头装头面地喊道。

“小爷我叫——游子年!记清楚啦!别忘了回来找我复仇哦,慢走您了呐,不送了!”男子狷狂一笑然后向虎爷嘲讽道。

望着被打跑的虎爷,周围的居民们无一不向这位名为“游子年”的少侠投以崇敬的目光。而游子年拍拍衣袖,嘴里不知道还在低声嘀咕着什么,然后大步地走向花清浊,花清浊看见有人迎面走来才从惊愕中醒了过来。

“游公子,您不是刚才还......”花清浊惊讶地问道。

“额...这个待会回家再跟你说吧,现在我们还是赶紧走吧,免得那虎爷还真的找上门来了,到时候他们人多势众,我怕以我现在这模样还真招架不住。”游子年苦笑道。

花清浊虽只是“嗯”的一声答应,却是把游子年酥得浑身发抖,手脚哆嗦,他心想要是能听她一展歌喉,估计自己整个人**得躺在地上了。

花清浊回身举步轻巧地走到游子年的肩旁,还有对他那明艳动人的一颦一簇,更是使得游子年受宠若惊,一时间慌忙得手脚都不知道往哪放才好。但或许他们两个还不知道他们已处在了众多“仇怨”的目光之下,而他们更不知道两人彼此并着肩、踏着那褪隐的阳光而背着众人离开又是多么令某些人触目伤怀的场景啊......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
热门小说推荐:
执子敬白首〕〔倾城色〕〔红颜归来〕〔愿前世今世与你同在〕〔诺亚方舟之诡异的祭祀〕〔英雄联盟之我的女友辛德拉〕〔崇祯和李自成是好朋友〕〔鬼王大人放过我〕〔天使不爱恶魔〕〔南闯〕〔紫瞳妖神的绝世宠妃〕〔泪沱〕〔发丘鉴宝〕〔万道奇迹〕〔几世觅爱之真水情缘〕〔柯南同人之hello小姐〕〔爱你一千零一夜〕〔我的三千世界〕〔狱荆梅劫〕〔地球黑洞〕〔许你走进我心〕〔玉欣玲珑〕〔惑之伤〕〔我的主人是狐妖〕〔心之旅〕〔龙麒梦谷〕〔馨崒〕〔佐助的复仇之魂〕〔浮沉记〕〔重生玩网游〕〔火纹之莱茵哈鲁特〕〔风云侠客传〕〔终极总裁有点甜〕〔无限宝石逆神之路〕〔天下一人〕〔世纪末的尸姬〕〔我不是怪兽〕〔心之双面人性〕〔蓝色月光曲〕〔人生升华系统〕〔快穿之美男我来啦〕〔书灵破境〕〔快穿之渔翁大大谈恋爱〕〔我家娘子的套路〕〔腹黑少爷彪悍妻〕〔唯一的星辰〕〔艺校异校〕〔战神联盟之寂夜孤影〕〔神偷雄霸天下〕〔流浪武士异界纵横〕〔我在异世修行〕〔闪点之星〕〔星河征服者〕〔异界仙王都市重生录〕〔耀锋〕〔道尸先生〕〔阴婚阵阵鬼王夫君找上门〕〔豪门为聘我看上你了〕〔愿以天下为聘许你今生唯一〕〔竺浮你〕〔战神联盟之千月友谊〕〔不可思议的异界大冒险〕〔九破神域〕〔芒碌山〕〔大画江湖〕〔回穿之黑化BOSS太可怕〕〔拾光里的他和她〕〔蓬莱仙游传〕〔缘起缘落千寻雪〕〔都市之天下主宰〕〔白眉后传之恩怨情侠录〕〔异界之动漫抽奖系统〕〔倾似妃颜〕〔卿本佳人:毒妃奕天下〕〔结泊落城〕〔倾城八小姐之绝世女仙〕〔天地由我主沉浮〕〔我的期末〕〔轩辕志纪〕〔传奇魔术师的回忆录〕〔地狱彼岸荼靡天堂〕〔米瑞斯之碧血恋欣〕〔脑洞的无聊的冒险〕〔武神有点二〕〔问渊〕〔你的柔情伴我走过一世风华〕〔御妖图录〕〔命运名单〕〔无生梦〕〔魔力的未来〕〔两生情咒〕〔密室之高三四班〕〔冥霸群雄〕〔你爱我吗tfboys〕〔剑宰〕〔快穿之妨碍者〕〔孤梦自怜〕〔波罗少年事件谱〕〔王爷的绝色宠妃〕〔牵着风筝线的你〕〔神仙们的小爱情〕〔一万红颜〕〔祸世弃女倾城妖妃〕〔回归天道〕〔万界淘宝系统〕〔恶魔执事请赐教〕〔病毒之旅〕〔爱你是我三生有幸〕〔冥语血刃〕〔孤路齐飞〕〔周天谢谢你〕〔酒笙的清栀〕〔EXO忆梦初醒〕〔花千骨续写之画骨恩爱〕〔死神道〕〔朔方有雪经流年〕〔谋帝〕〔再缘幻丽一世〕〔武斗风云记〕〔古穿今之农女奋斗在现代
最新入库小说:
香草布丁选项〕〔茗琴〕〔古荒道月〕〔穿越之最强幻师〕〔十年繁华依旧〕〔万界崇凰〕〔神兵小将之再展神威〕〔利刃侠〕〔玉喜〕〔三千纪元〕〔超时代:自由世界〕〔鬼王的傲气小姐〕〔嬴政秘史〕〔把你深深地记在心里〕〔花落的瞬间〕〔蚁恋〕〔星座守护之心〕〔恋与白起〕〔苏苏营救计划〕〔北武都尉司〕〔半夏浮华〕〔最强末日系统〕〔苏苏营救计划〕〔永恒的长城〕〔沧澜锁卿魂〕〔有主见的方润〕〔快穿之boss别黑化〕〔人鱼公主你别跑〕〔杀戮之后爱意尚存〕〔神之迷域〕〔鬼王的傲气小姐〕〔永恒的长城〕〔异能时代之暴走神话〕〔觉醒之天下为敌〕〔网游之争王记〕〔盗墓王者〕〔刻浊星逝〕〔灵律神界之悲城〕〔江山如画与君共赏〕〔温柔世子宠溺妃〕〔兽皮人的复仇〕〔容安馆的你〕〔花落的瞬间〕〔祸国小妖妃〕〔风琴雨夜〕〔超时代:自由世界〕〔第二次的爱情〕〔一种爱叫总裁的霸道〕〔蔷薇刺〕〔重生逆转之你要宠我〕〔白日极夜〕〔三千纪元〕〔傲娇总裁宠萌妻〕〔腹黯霸蒂〕〔失忆大小姐〕〔霸道阴婚鬼夫榻上来〕〔末日狂帝〕〔年年岁岁声声慢〕〔冥花落无声清梦亦轮回〕〔构世〕〔EXO之花开半夏夜玫瑰〕〔彼岸可有花〕〔带回一只女婴来〕〔特工王妃驾到〕〔凉凉的爱意〕〔白日极夜〕〔开封有个哑娃娃〕〔末日狂帝〕〔苍茫末世〕〔凤舞九天必以长情〕〔巅峰枪王〕〔伽蓝何处〕〔起源方程式〕〔敲响天际之门〕〔盗龙陵〕〔超神学院之雄兵连续〕〔星辰未落时〕〔刀塔之小兵逆袭〕〔囚爱之邪帝霸爱〕〔废土生存法则〕〔眼中无泪心流泪〕〔清钰岸〕〔火影之宇智波曦月〕〔白日极夜〕〔名侦探柯南续篇〕〔山海不平隔云天〕〔重生之总裁请自重〕〔倾城落雪〕〔恶灵之刃〕〔狐狸小姐和总裁先生〕〔万界崇凰〕〔永寂山河〕〔超时代:自由世界〕〔未来神话〕〔最好的我们最美的时光〕〔杀戮之后爱意尚存〕〔驱魔侠侣之校园道长〕〔未来神话〕〔玉喜〕〔问仙之旅〕〔杂牌神算〕〔赛尔号之黑色森林血色彼岸〕〔走啊去捉鬼〕〔一种爱叫总裁的霸道〕〔我家总裁画风总是不对〕〔倾城落雪〕〔夜色镇迷案〕〔眉间轻点泪花妆〕〔七日记〕〔新夜半鬼叫门〕〔我是太皇太后〕〔凰绝之今妃昔比〕〔大时代战事〕〔如果你能感受到我的爱〕〔后洛神赋〕〔无忧城〕〔网游之均衡天地〕〔温柔世子宠溺妃〕〔戒不掉你的笑与酷〕〔启征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