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陆翻书屋网 > 时空穿梭 > 三千纪元

第一话:转世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地平之上,矗立着一排排参差不齐而奇形怪状的高楼,高楼的外壁闪晃着层层叠叠的彩光,“嗖——”一艘可燃冰作燃料的无缝真空吸盘飞船紧贴着墙壁迅速飞过。城中被无数条钢铁长龙般的铁轨缠绕着,络绎不绝的飞船、时空滑板、高速滑翔机穿梭于人群中,来回在大厦间,地面上布满了用虚拟全息技术连接成的亮黄色光线,而人们就是在这种光线上行走,而且每个人之间也没有了碰撞体积,所以虽然地球面积在被一些人类过度搜刮后变成了瘠薄之地,但依据着高科技,人类还在这颗孕育他们千年万载的母星上苟延残喘着。纵使这座城市的发达程度已经令人难以置信了,整个世界看起来是那样发达、繁荣,但凡事总有例外,在这样昌盛的社会下,也还残存着一些与世貌大相径庭的人与现象......

“各位观众大家好,欢迎收看由黄金脑残片独家冠名赞助播出的......”画面突然被转切了。

“真无聊!”一间不到20平米的破旧黑漆小仓库里回荡出了一丝颓废而慵懒的声音。

“算了,还是看看最近有什么好片子吧,话说最近好就没看苍井波多枫老师的作品了,嘿嘿~”清朗磁性的男中声却夹带了一点猥琐的笑声,令人感觉反差颇大。

“这是...西京道star-666?这部听玉田说过贼好看的,先把纸巾拿来哈哈!”一个青年男子瞪大眼睛看着电视上的画面,然后慢慢从塌了半截的沙发上挪了一下臀部,从缝里翻出几片纸巾,那些纸巾被压得皱巴巴的,看起来像是上个世纪的留下的。

正当男子解开裤头带时,那18寸的小电视里发出了奇怪的响声,画面也从不可描述之场面变为了一片雪花。

“叮嗖~咳咳,各位观众不好意思,很抱歉突然切掉您所观看的节目,因为本新闻组收到本组记者们的紧急通报需要转达播放给各位处于机老城的市民,还请大家见谅!额对的...这里是机老城城市第一线快报,我是前线记者史珍香,麻烦镜头给过这边来.......通过全息画面我们可以清晰看到天空中出现了多个不明飞行物,排列相当有序,目前我们还不清楚这到底是什么东西,但我们可以观察不明飞行物发着强烈的红光,几乎照亮并染透了整个天空,而且形状像是一个圆形,数数有几个...一、二、三、四.....足足有九个!并且围绕成一个圆圈。啊!它们还在高速旋转,好像还朝某个地方飞去了,速度太快,我们的全境环形追踪卫星也很难测量到他的速度的运动轨迹,嗯...通过初步了解,这应该是我们人类还没有接触过的东西,由于现场聚集了大量群众,我们要配合警方疏散人员,避免发生不明伤亡,本次紧急导播到此结束,我们将持续追踪此事,请保持.......”男子愤愤地关掉了电视。

“什么玩意啊?打搅小爷的兴趣,你妹的电视台,算了,我还是出去买张碟子自个看吧,免得又**播。”男子不耐烦地将遥控器一摔到旁边。然后串起那双不知道是哪个时代产的人字拖,慢悠悠地走出了门外。

弱肉强食乃是自然法则,而机老城高昂的消费与先进的科技与他这种社会残渣是格格不入的,他只是一介永远看不到天日的底层群众,哪能享受什么科技成果,所以他是对目前各大研究“进化世界”项目的国家为数不多的厌恶者之一。

男子走到仓库背,从残破的车库里拖出那辆无牌橘红色小绵羊,这可是上古时期的产物,在目前的这个世界里早已没有汽车飞机轮船的概念,全是脑息转移技术,你只要去过一个地方能记得大概是怎么样的,脑中的植入芯片就能从全球的总时空枢纽中传送过去,不过这是有钱人的方法,但是开汽车对于这个时代的人来说也已经落后两百多年了,就算普通的平头百姓都是用海陆空通行的时空滑板来代步的。

男子骑上小绵羊,又走在了他再熟悉不过的街道上,那是通往机老城中心广场的路,那里还有一间复古影片**店,那是他最喜欢去的地方了。

他骑过了几条街后,男子把车停在人们看不到的地方,鬼鬼祟祟地走进店里去,店里的老板在柜台里低着头玩着“亡者农药7之华夏五千年随便抄”,老板也没有看,只听那人字拖踢踏的声音就知道是谁来了,所以只用手指指了指海外特供片区,男子满意地点了点头向那走去。

正当他挑着影碟时,他的诺基亚响起来了,是李玉田打来的电话,他一看是基友打来的赶趟拿起手机接听,而电话那头却传来了李玉田急促紧张的声音。

“额哎,喂...是“老油条”吗?快点回你家,大事不好了,有奇怪的东西进了你家,我本想今天早上打电话跟你说我要来你家看碟的,没想到手机没电了,就想等了会再来,我刚到你家门前的沟旁,就看到天上有几个圆圆的东西飞进你家了,你赶紧赶回来吧,我现在很......”玉田讲到一半就断了,后面只传来沙沙的模糊声音。

李玉田奇怪的言语让男子听得是一头雾水,但他没敢多想,拿起几张影碟用纸袋装好后向老板扬了扬,然后飞快地跑出店门了。老板也没搭理他,反正都是老主顾了,所以老板从来不担心他会拖欠。

“咋回事儿啊,听到一半就挂了,唉不管了希望玉田不要出啥事。”男子匆忙骑上小绵羊,心里焦急万分地想着。

他骑得越来越快,小绵羊的时速已经突破了70迈,吓得旁边的路人都闪到一边去了,不是因为骑得快而是因为他们没见过这种交通工具而已。

男子停好他的小绵羊后慌张地打开仓库门,没想到这仓库门好像沾了强力胶一般咋都打不开。

“妈的这是什么玩意儿,怎么个这么粘!”男子小声地骂道。

大门好像被什么东西吸住了一样,经过一番推拉后铁门始终纹丝不动,男子气得急得头上直滴汗,他无奈地叹了口气,然后撸起衣袖使出看小电影时的臂力硬生生地把门扯开了。

“真的是......偏要小爷动粗!”男子将门一摔不屑地说道。

他往屋里探了个头去看看什么情况但他不看不要紧,一看吓得脸色煞白,他家的整个天花板都被掀开了,而且有几颗拳头大的淡紫色珠子在空中悬浮着,而且散发着强烈而刺眼的红光。

“卧槽小爷的豪宅啊!搬砖几个月才租到的,哪个扑街弄的?!”男子又气又惊地喊着。

但是没等他回过神来,珠子周围环绕的红光散发出来的强大吸力将他吸得浑身打颤,站都站不稳,他吃力地抠住门沿慢慢地往里面走去,而接下来的一幕更是让他大吃一惊,他的好基友李玉田被那些珠子吸附住了,李玉田双眼空洞无神面容惨白无色,两只手僵硬地贴在大腿外侧,好像被定住了一般,男子看见他的好基友如此神状立马使出浑身蛮力把脚一猛蹬冲了过去。

“玉田!你...你干啥子了?!你他娘的可别吓我啊!”男子嘶哑地叫喊着。

男子自幼无父无母,一出生便孤独地躺在一个破落仓库里的金黄色盘子中,在7岁之前从没出过仓库一步,之所以没死就是因为有一个神秘的人每天在他睡觉时送日用品过来,即使每次送来的东西都是残羹剩饭以及粗衣短褐,但或多或少能让他不死在这里。

但是小男孩的好奇心是很重的,有一天他终于耐不住住寂寞无聊,一脚踢开了仓库的门,发现门外站着一个年龄与他相仿,但长相身材比他粗犷高大一点的孩子,经过每天的闲聊,两人慢慢熟识,得知那个孩子名字叫“李玉田”,而且他也是个幼年丧亲的孤儿,之所以他发现小男孩是因为一天他在乞讨食物的时候听见了一个仓库里有动静,他就蹑手蹑脚地爬到高墙的墙根边,从墙壁破裂开的一个小孔中发现了仓库中有个小男孩在哭,从此以后他就每天把自己乞来的东西递进去一点儿,有时候甚至自己不用不吃也要往里递,所以李玉田也成为了小男孩唯一的好友伙伴,他们十几年来一起成长,一起生活,一起做奇奇怪怪的游戏,感情之深自然不比亲生兄弟低,如果现在李玉田遭遇不测,他自己一个人又怎么能活下去呢?

男子见李玉田已失去神智,便就狠下心来使用了他多年来修炼到炉火纯青的“霸王麒麟臂”,然后聚全力于掌中将李玉田从巨大的吸力圈内推出好几米,但自己却被圆珠吸住,并且几颗珠子还瞬间聚在了一起形成一个巨大的光洞。

男子卯足全劲想尽方法不让自己吸进光洞内,但那光洞的吸力和范围不断增大并且会慢慢消磨人的气力和意识,所以男子也像刚才李玉田那样变得越来越僵硬无力,他的眼睛深邃地凝望着一旁的李玉田,而眼瞳也慢慢变得空洞死白。

而李玉田被推出去后立马缓过神来了,他知道这光洞会对人造成什么影响,所以他焦虑不安地望了几眼男人后飞快地跑到了街道上去求救,但因他与男子都是一些底层群众,一旁的行人和警察都鄙夷地远远看着他,生怕他凑到跟前来做些什么可怕的事。

而一些高傲的富人更是直接派保镖使用蛮力把李玉田赶走,李玉田一边疯狂地踢蹬着手脚一边向他们说明情况,但很显然那些人都以为他是想红或者有什么诡计去骗取他自己想要的利益,所以人们对他所说的话嗤之以鼻,甚至以为他是神经病发作了,李玉田见人们都不相信他说的,便气得对胸口直锤,口中喘着大口的闷气。

就在这时,在人们的身后亮起了一团强烈的红光,照得整个天空都变得血色猩红的,人们回头一看不免得大吃一惊,那是从男人的家里冒出来的奇光。人们发现这种光会使人神经错乱、头晕目眩,便纷纷闭上了眼。

突然那红光中闪出一个由几颗珠子围组成的双面光洞,光洞的一面烧炽着天空,一面吸附着漂浮在空中的一个青年男子,光洞越升越高,而男人也被吸得渐渐离开地面,强光愈发强烈,还带着一阵震天动地的异动。

李玉田看到那个男子正是他的好基友,奋不顾身地冲上前去,男子的身体被红光分裂成数不清的光粒慢慢消散在空中,李玉田也因靠的太近,也被光洞强行吸上了空。“呼哧——”光洞瞬间消失在了苍穹中,天空也渐渐褪下了颜色,人们惊魂未定地睁开眼,发现一切都正常如初,就没有多想,只是在几声唏嘘惊叹中散开了。

但他们不知道,此时的人类世界已经裂变混乱了好几千遍,而拯救全球人类的重任就负在了那两个被虚空异元光洞吸走的人身上,他们的传奇故事也由此拉开序幕......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
热门小说推荐:
神剑名侠传〕〔梦之传奇〕〔王之命格〕〔主播经纪人〕〔末日之后重生之时〕〔神癫侠侣〕〔扬兵三国〕〔上古实录〕〔爱不用说再见〕〔摩天轮的邂逅〕〔病毒入侵之丧尸崛起〕〔大话西游之天若有情〕〔菱歌谣〕〔朴美人念君如痴〕〔重生之虐情〕〔网游之狂兽战士〕〔将君知否〕〔我是校花的僵尸男友〕〔创世魔武传〕〔荒野之光〕〔我的虚拟之路〕〔无法至尊〕〔三国之汉神〕〔傲娇火爆妃杠上邪魅傻王〕〔天道长墟〕〔网游之厨神传承〕〔正经人生〕〔浅傲篱墨;弃妃异王要〕〔传奇德鲁伊〕〔命运神币〕〔御灵魂〕〔神域泉灵〕〔洪荒之狐族本纪〕〔风雪离殇〕〔天赐淡雅香〕〔新都〕〔冷情腹黑妻〕〔虚空灵皇〕〔总裁大人是我上司〕〔命之缘轮〕〔重生穿越诸天万界〕〔网游之酒气纵横〕〔墨寒凄之妖妖〕〔蝴蝶簪〕〔逆战天灵〕〔沉默的自己〕〔安山福尼亚〕〔王大力的潇洒人生〕〔死亡游戏默示录〕〔梦幻夜夏〕〔罗德尔的流浪法师〕〔千万修炼系统〕〔兽王幻记〕〔幻云天下〕〔灼眼星辰是你〕〔卧底公主冷校草〕〔英国绅士〕〔引渡灵〕〔苍龙圣魂〕〔天道为吾〕〔刺秦记〕〔旧巷与猫〕〔求你别恨我〕〔血泪状元情〕〔国枭传奇〕〔逆天仙后〕〔薛家传奇异界篇〕〔告别从前的自己〕〔天道极限〕〔鬼仙传奇〕〔一花凋零一花残〕〔万界求道〕〔旋转灵异录〕〔御圣星〕〔时空爱恋〕〔昊首传奇〕〔穿越倾世小王妃〕〔陌生的城市寂寞的我〕〔凤归故乡四海求凰〕〔重生神猿之除魔之路〕〔重生之机械商女〕〔宁愿一生为夕生〕〔十三阁〕〔一个铁路迷〕〔神仙晋级手册〕〔时空的旅行者〕〔沈公子是个宠妻怪〕〔极品圣修〕〔洪荒之逆天圣道〕〔西园明月照笙歌〕〔倾我之心记你之魂〕〔诺卿潇洒〕〔封仙霸业〕〔快穿之我是恶毒女配怎么破〕〔孤恨清香〕〔异界西游霹雳天下〕〔傻王惊世妃〕〔一体录〕〔玄术天命〕〔勇战之旅〕〔邪王圣宠绝色狂妃〕〔紫樱誓〕〔你在青春的美〕〔网游之雷斯林传奇〕〔暗影决〕〔天界的守护者们〕〔天道无圣〕〔我来寻你〕〔君卿莫负〕〔驭乱世〕〔关于我在江湖漂的那些年〕〔愺蒝〕〔伶俜与恃〕〔狂澜异次元〕〔完形世界之视角演绎〕〔千生千世十里菊花〕〔火影之我有很多漫画〕〔侠气当道〕〔唯一意志〕〔善意的谎言是爱
最新入库小说:
不要再逃了〕〔囚爱之邪帝霸爱〕〔祸国小妖妃〕〔最强末日系统〕〔蚁恋〕〔鬼王的傲气小姐〕〔永寂山河〕〔北武都尉司〕〔年年岁岁声声慢〕〔快穿之boss别黑化〕〔把你深深地记在心里〕〔白日极夜〕〔凰绝之今妃昔比〕〔宇宙纵横〕〔神之迷域〕〔构世〕〔腹黯霸蒂〕〔重生逆转之你要宠我〕〔倾城落雪〕〔恋与白起〕〔兽皮人的复仇〕〔苍茫末世〕〔第二次的爱情〕〔走啊去捉鬼〕〔无忧城〕〔超时代:自由世界〕〔冥花落无声清梦亦轮回〕〔一种爱叫总裁的霸道〕〔刻浊星逝〕〔起源方程式〕〔恶灵之刃〕〔眼中无泪心流泪〕〔我负子戴〕〔沧澜锁卿魂〕〔如果你能感受到我的爱〕〔眉间轻点泪花妆〕〔盗龙陵〕〔彼岸可有花〕〔超时代:自由世界〕〔香草布丁选项〕〔杀戮之后爱意尚存〕〔夜色镇迷案〕〔带回一只女婴来〕〔EXO之为爱起舞〕〔三千纪元〕〔嬴政秘史〕〔杂牌神算〕〔星座守护之心〕〔蔷薇刺〕〔失忆大小姐〕〔霸道阴婚鬼夫榻上来〕〔花落的瞬间〕〔星辰未落时〕〔苏苏营救计划〕〔容安馆的你〕〔狐狸小姐和总裁先生〕〔鬼王的傲气小姐〕〔凉凉的爱意〕〔山海不平隔云天〕〔觉醒之天下为敌〕〔名侦探柯南续篇〕〔末日狂帝〕〔十年繁华依旧〕〔茗琴〕〔火影之宇智波曦月〕〔新夜半鬼叫门〕〔花落的瞬间〕〔最好的我们最美的时光〕〔起源方程式〕〔一种爱叫总裁的霸道〕〔开封有个哑娃娃〕〔大时代战事〕〔嬴政秘史〕〔玉喜〕〔赛尔号之黑色森林血色彼岸〕〔清钰岸〕〔杂牌神算〕〔驱魔侠侣之校园道长〕〔未来神话〕〔戒不掉你的笑与酷〕〔永恒的长城〕〔江山如画与君共赏〕〔难遇〕〔有主见的方润〕〔温柔世子宠溺妃〕〔超时代:自由世界〕〔半夏浮华〕〔人鱼公主你别跑〕〔风琴雨夜〕〔人鱼公主你别跑〕〔万界崇凰〕〔傲娇总裁宠萌妻〕〔末日狂帝〕〔苏苏营救计划〕〔万界崇凰〕〔倾城落雪〕〔灵律神界之悲城〕〔网游之争王记〕〔刀塔之小兵逆袭〕〔白日极夜〕〔问仙之旅〕〔重生之总裁请自重〕〔凤舞九天必以长情〕〔我家总裁画风总是不对〕〔网游第二天堂〕〔超神学院之雄兵连续〕〔敲响天际之门〕〔异能时代之暴走神话〕〔利刃侠〕〔巅峰枪王〕〔新夜半鬼叫门〕〔EXO之花开半夏夜玫瑰〕〔后洛神赋〕〔玉喜〕〔七日记〕〔特工王妃驾到〕〔为你情深却浅缘〕〔三千纪元〕〔我是太皇太后〕〔盗墓王者